课桌装栏杆防近视?评论称是“近视教育”产物

2014-02-24 10:53:58

\
\
\
\
 

新学期开学,武汉新洲邾城街章林小学一(1)班的42名留守学生,用上了装有铁架的新型防近视课桌椅。读书时可将铁架推到课桌外侧放课本;写字时拉回内侧以防趴着写字。这批桌椅是由武汉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治中心为学生配备的。(2月23日《北京青年报》)

  赞扬

  防近视神器可以有

  这批防近视课桌一经推出并在网上公开,立即引发民意轰动,其中大部分人都称之很赞,但也有不少人对这种用“防近视神器”来预防近视的做法给予怀疑,认为此举仅仅是一种应景,对于防止青少年学生的近视而言,成效值得怀疑。事实上,如果仅仅是用这个“防近视神器”的座椅来防止青少年学生近视,而缺乏其他辅助措施的跟进,比如“减负”,比如增加课外活动时间,比如普及用眼卫生等等,确实是难以在防止青少年近视方面“立竿见影”的,但不管如何,这样的“防近视神器”确实可以有。

  青少年学生大部分时间在学校和教室度过,在课堂上和教室内的用眼行为是否卫生,已经成为近视眼形成的重要因素。从这个角度看,推行带防近视护栏的课桌椅,其作用从理论上是毋庸置疑的。更关键的是,新装置的防近视护栏学生用起来也反映很舒服,能有效地帮助学生养成科学的坐姿和读书学习习惯,这从使用上不也是更具现实意义和价值吗?如果从学生个体预防近视的角度感觉是效果明显的,那么我们作为事外人的成人,又何必指三道四地质疑和怀疑呢?对于科学防治青少年学生近视而言,仅有带防护栏的课桌椅这种“神器”确实不够,但并非因此就否定其作用和成效啊?也不能因此而停下关爱呵护的干预而坐等其他措施都凑齐了才开始实施“防近视工程”啊。

  如果仅仅是为了保证整体效果而去等待,而不是科学有效的逐步改进,不是充满善意的哪怕一点点的关爱和呵护,这恐怕只能是置身事外而没有顾及青少年自身感受的“纸上谈兵”。因而,对于“防近视神器”而言,现实中是可以有的,其作用和成效也是毋庸置疑的。
  应少些“治本洁癖”

  早在2009年,原卫生部、教育部联合调查的数据显示,全国共有四亿多近视眼患者,近视发病率达33.33%。而其中的“重灾区”是青少年,近视发病率已高达50%-60%,总人数高居世界第一。虽然防近视栏杆看起来有些另类,在使用过程中也存在着灵活性不足,未能顾及到个体差异等等缺陷,但其对孩子行为习惯的养成,却有着很重要的辅助作用。无论从目的性上看,还是从最后的结果期待上看,防近视栏杆的做法,都应当值得肯定。

  然而很多人却对此并不赞同,甚至包括著名教育学者熊丙奇都认为,这样做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因而应当“洗洗睡”。很多人都认为近视的根本原因在于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如果不能实行教育改革,减轻学生负担,那么这样的治标之法,就不可能有实质性意义。

  不能不说,这种观点犯了“治本洁癖症”,指责也显得过于偏激。首先,治本之法从来都是建立在治标之策上。其次,这种方法在规范孩子的坐姿以及保持相应的用眼距离上,有着特殊的作用,即便其以工具性的形态呈现,只要有效都值得尝试。量变才能带来质变,类似的有效方法实现了聚合,科学正确的用眼习惯才会养成。再次,防近视栏杆本身跟教育改革并不冲突,在现有的体系构建下,实行必要的改变和改善,只要意义正面都应当值得肯定。用一百步的标准去要求五十步的措施,并非理性和成熟的价值评判,对于创新与求变者也会形成打击。

  “治本洁癖”会导致过高评判标准和检验原则,如此做会增加改变现状的难度,也会导致社会信任之间的鸿沟,并因此衍生出先入为主的偏见。这种现象在很多领域都存在,比如在反腐领域,无论是廉政屏保,还是廉政保证金,或者是“贤内助工程”等等,都遭到了外界的质疑;而前不久出现的“偶遇领导”的现象,也被一味地冠以“作秀”,让很多本想接地气走基层察民生的官员,只能“望而却步”。(唐伟)

  反对

  太过机械化难起效果

  学校与社会联手献爱心,为该校42名留守学生配备装有铁栏的防近视课桌,初衷也许是好的,但这种简单化、单一化、机械化且有一定安全隐患的防近视措施,实际效果恐难如其所愿。

  其一,从新闻图片中可以看出,该防近视护栏统一高度,可学生的身高却难与之匹配,这造成有的学生眼部位置低于护栏或被护栏挡住,反而妨碍了孩子的视线;其二,有学生头部偏离护栏,歪着头写作业;且此护栏可往前推开——这说明如无监督或学生自觉,护栏也会形同虚设;其三,此铁护栏让本不宽裕的教室空间更显拥挤,这会给本性爱动的小学生带来一定的危险性;其四,只靠学校上课时间的护栏预防,对需做大量家庭作业的学生而言,其作用和效果微乎其微。

  预防近视需要一个综合、全面、长期的科学体系。有医学专家指出,预防近视的重点是防止长时间近距离过度疲劳用眼。所以,课桌上装护栏防近视,只能是治标不治本的一种措施。学生作业过重,做作业时间过长,及长时间玩电子产品等造成眼睛过度劳累,才是学生近视的主要原因。

  因此,我们还应综合反思,比如从教育体制的角度思考,如何真正树立科学的教育方法,不让作业重负压弯了学生的腰,才能同时给眼睛减轻沉重的负担。同时,辅之以科学用眼教育,如积极参与体育活动,不长时间过度用眼,注意眼睛卫生保健等。所以,学校积极开展用眼卫生教育,使学生养成科学用眼习惯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有效的。
 

是“近视教育”产物

  看到这样的创造发明,笔者感到好笑;看到学生们上课的图片,笔者感到悲伤!这同把孩子困在笼子里学习有什么两样?孩子在这样的桌椅中上课,简直就是进入了囚笼,让孩子太呆板了。

  “防近视课桌椅”是“近视教育”成果,所谓“近视教育”就是我们的一些教育者只是根据问题的表面现象去采取教育纠正的方法,以求取的眼前的效果,说白了,就是看问题没有深度,想办法没有宽度,当然取得的效果也必然只是眼前,没有长远,甚至对长远有害。看着图片中的学生,笔者真担心,这样的限制头部运动,长此以往,会对孩子的身体健康产生影响。

  其实,造成学生近视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遗传因素,有作业多压力大的因素,有电视电脑因素,等等,至于孩子的坐姿,有一定的影响,但肯定不是主要因素。这种拿着非主要因素来搞设计发明,防止学生近视的办法,难道不搞笑吗?而且,这还是不管什么原因,采取一刀切的办法,不是很让人悲哀的教育办法吗?因材施教的教育灵魂丢失了。

  防止孩子近视最重要的工作应该是减少孩子的作业负担,应该是防止电视、电脑的辐射,应该是提高孩子眼睛的健康素质,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至于这种“防近视课桌椅”,我坚信,用不了多久就会销声匿迹,一则,没有抓住主要矛盾;二则,非常不方便;三则,影响孩子上课时候的自由运动。我们的课堂桌椅不能把孩子装进笼子里。

  解决教育问题不能靠解决表面现象的“近视教育”,必须靠透过表象抓本质,能够取得长远效益的“长远教育”。(殷建光)

  ■三言两语

  ●简直是睡觉神器啊,下巴一搁,又是一通好睡……——何广评

  ●我觉得这个太酷了,妈妈再也不用担心谁会近视。——曹艳华

  ●初衷是不错。可这是哪个二爷设计的防近视桌?放眼看过去略凶残。——赵飞扬

  ●矫枉过正,一段时间后小盆友都成了远视眼和歪脖树。——李晓

  ●会不会“锁住”孩子的天性,回家做作业时又怎么办?——孟德

  ●是否到走入社会前都要这个栏杆?我是初三戴眼镜,这个栏杆最起码要普及到九年义务教育结束?高中呢?大学呢?硕博研究生呢?我国学生的视力和体质啊……——景山

  ●可行,给孩子们玩点新鲜的,过些天以此为道具肯定有不少新玩法。——宁觉天

  ●现在有几个学生近视眼是因为坐姿问题啊?不都是玩儿电脑玩儿手机整得。——孙清

  ●这围栏式的场景和中国的教育模式相得益彰有木有……小学生在这样的环境下学习不会压抑吗?——郭挺

  ●万一撞着鼻子,原来天生的高鼻梁,就这么硬给顶回去不太好。以后还得去垫。多费劲。还是拆了吧。——瞿想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