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访眼科怪杰沙洛教授

2015-01-29 11:05:16

【人物简介】沙洛,男,19275月生,河南省卫辉市人,中共党员。1942年开始从事我党地下工作,1948年在晋冀鲁豫边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专参加革命工作。1951年山西大学医学院毕业,留校任教并从医。历任山西医科大学眼科学教授兼山西中医学院针灸学教授。1975年奉命筹建山西省眼科医院,1983年任院长,山西眼科主要奠基人之一。1995年离休,创办太原沙洛眼科医院。

116日上午,笔者一行四人慕名来到山西省太原市,见到了在眼科界被称之为“眼科怪杰”的沙洛教授。当笔者第一眼看见他,便觉得他是一位平易近人的老人。虽已至耄耋之年,他却老当益壮,精神矍铄,翻阅了他奉献一生的医学事业书籍、证书等。见证了他“经历”了数十年前的风雨岁月,感受着这位长者对医学事业的执着热爱与坚定追求。

钟情文学,结缘医学提及沙教授的最爱,他不假思索的说是文学,看到他满书架的文学作品以及他自己的诗集,这点我们深信无疑,尽管他专注医学60年,却依然保留这着对文学一腔热爱。沙教授本上的是医校,1949年,机会之神眷顾于他,学校把成绩好的一部分学生派到长治和平医专,其中包括沙教授,从此,沙教授与医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医学这条路上走了60余载,靠的全是自己的刻苦钻研和坚持不懈。在长治和平医专仅上到一年级,沙教授便被调到山西大学医学院(山西医科大学的前身)的五年级,一下子连跳四级,更一进学院就站上手术台做手术,可想而知,沙教授在我们同龄时已经颇具临床经验了,诚然是当时医疗水平太差,医务人员缺乏所致,却也为沙教授不凡的医学事业开了一个不同凡响的头。

1951年,因抗美援朝,全国医学生全部到部队工作,沙教授被分配到协和医院,可是学校怎舍得沙教授离开学校,又向医院申请将沙教授留在了学校,可见此时沙教授的才学已初露荷角,但沙教授他并没有半分骄傲,他自知自己由于连跳四级,理论基础比别人薄弱,便在这期间去别的其他年级旁听,再加上自己的学习自学,硬是把理论基础夯的结结实实,同时沙教授也培养了他超强的自学能力。

按常理想,沙教授是建国初期的大学生,又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绝对是抢手的香饽饽,但是,沙教授之后却继续攻读中山医科大学的研究生,这在当时绝对是凤毛麟角。当我们满怀好奇的问道“为什么”时,沙教授笑笑说:“这都是巧合。”

沙教授原是通过自己治疗的一个病人的推荐,应邀前往中山医院进修半年,遂结识了陈老教授。这期间他一直一个人在一个病房里住宿,并且获得一个外号“不睡觉的人”,顾名思义,别人不论睡前还是起后,都会看见他房间的灯依旧亮着。那么沙教授到底在干什么呢?原来让沙教授废寝忘食的正是书籍。沙教授将山西没有的眼科书籍统统仔细阅读并且做了很详细的笔记,这件事传到了陈老教授的夫人毛老教授的耳朵里,毛老教授便向沙教授他要去那些笔记一一翻看,从字里行间看出了沙教授勤奋刻苦,一丝不苟,便邀请沙教授做他们的研究生,于是沙教授又踏上求学钻研的征途。两次的机缘巧合引领沙教授走上医学道路,其后却是凭着沙教授自己的“上下求索”,漫漫长路最终走出了辉煌。

眼科怪杰 当之无愧

若生为人杰,为自己的事业倾其所学,贡献一己之力,赢得生前身后名,此生已不算虚度,。沙教授为山西甚至中国的眼科事业鞠躬尽瘁,倾其一生,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绝对担当的起“人杰”这一赞誉。六十年来,沙教授出版多本自己理论著作及诗集,甚至很多国外学者都慕名而来交流学习。1981年奉命筹建山西省眼科医院,为山西眼科做出了重要的贡献,1994年离休后创办了自己的沙洛眼科医院,在近视眼是治疗方法的研究中,发明了增视器,对近视眼有很好的预防作用;创立《胚眼囊泡性发育》理念,被选入世界眼科大会宣讲。除此之外,更让我们钦佩的是沙教授的光风霁月。在采访中,他就说出许多金玉良言,透露出一个睿智老人的处世之道与高风亮节。他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为基层老百姓治病”,去不了大城市,就留在小地方,否则病人也看不上病,医学生就业也难,医学就进步不了。“条件越艰苦的地方越磨练人的意志,条件优越的地方,反倒可能让人不思进取”,“仁心仁术,要先有一颗仁心,才会有高超的仁术”。

然而沙教授这一生,“杰”只能概括它的一半,另一半则是“怪”,不论是研究方面还是临床方面,沙教授一贯创新,标新立异,独树一帜,立他人闻所未闻之理,行他人见所未见之医。1959年教育改革时,他将教材重新编排,总结眼科各病共性,并将共性的病例放在一起,方便学生学习记忆,这样一来原本需要72学时的教材改为18学时,同时教学质量显著提高。沙教授说“要想进步,不能实行西方的教条主义,不能实行儒家的教条主义,要从实际出发,根据实际情况,随时变通。”

沙教授有一项重大研究就是经络疗法。他认为人体是没有穴位的,经络也并非线状,而是带状的,而生病时必然有相应的反应点,“治病先治点,有病必有点,病变点也变,按点去活,点消病即减”。这完全颠覆传统中医认为的对固定穴位治疗施救的理念。据此研究,沙教授写了一本《经络区带反应疗法》,该书在日本、香港引起了很大轰动,并专门邀请沙教授前往讲学。

沙教授的治病救人有很多“怪招”都屡试不爽,如若一个人泪道不通,给眼睛滴一点油即可;得了青光眼,吃几个酸枣核,好了!诸如此类的奇思妙想,还有很多方法,方法看似奇怪,实则是顺其病理,对症下药。而这些秘方,都是沙教授自己琢磨出来的。沙教授的“怪”与“杰”其实是相辅相成的,正因为他的奇思怪想,他才成为人中之杰取得杰出成就。

心系母校 不忘初心

在母校建校80周年之际,沙教授为表对母校培养的感谢栽培之恩,他将生平所有的积蓄悉数捐给学校,设立了沙洛奖学金,帮助了很多寒门学子完成了学业。“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沙教授身体力行,当他功成名就之时仍不忘母校教育之恩,慷慨解囊设立奖学金,为母校后辈中家庭贫困的学生解决燃眉之急,帮助他们顺利完成求学之路。

沙教授虽然一直从事眼科临床工作,却在繁忙工作之余一直关注着母校的发展。他一直想着如何才能让我们学校发展壮大,在采访中,他提出让所有山医大人深思的问题,“为何我校一直籍籍无名?”就是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独立的东西,中国近视人数2亿多,要是将近视问题解决的话,我们学校又怎会默默无名?这不是空想,是可以矫正好的,沙教授已经发明了相关的仪器。采访中他说,“我所思考的不是这则回忆录,而是学校如何发展,如何壮大”。沙教授功成名就,德高望重,却依旧关心母校前途发展,着实令我们深受触动,作为一名山医大的学生,我们必须刻苦学习,提高专业素养,以后才能为母校争光添彩。

“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这是每一位医学生入校时就立下的誓言,沙教授在医学的路途上走了六十余载,一直将其铭刻于心,付诸行动。他不但尽心尽力医治每一位患者,更时刻关注医学的发展,并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

沙教授认为未来的医学发展方向在于做好预防,医生更应该除病于未病未发时,将之扼杀在萌芽状态,若预防工作做得很,那就相当于提前拯救了一大批病人。

在我们到沙教授眼科中心之前,沙教授还在看一本哲学书。沙教授很看重哲学,“哲学是必修课,一个人要是学了哲学,他的工作肯定是生龙活虎的,肯定是富有创造力的”。正是由于沙教授深受哲学的启迪,他的医学理念和哲学都有很紧密的联系,从而形成了“沙洛哲学医学思想”。

笔者想沙教授的“怪”一半是因受了哲学思想的影响,才会对医学有了更加深刻立体的立体剖析,才会在医学有多处创新之举,并自成一家,这不得不让我更加敬佩沙洛教授这为老者,他不仅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更有一个透亮的世界观。

后记:近一个半小时的采访,是沙洛教授这一生事业的简介,使笔者窥探到他宏伟事业的冰山一角,是一场视听盛宴,精彩绝伦,使笔者折服于沙教授的知识渊博,更是一场头脑风暴,使我们获益匪浅,受用终生。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