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位学生家长的困惑谈近视防治

2014-09-21 10:50:13

困惑:“家长如何应对学生近视”

青山区刘女士:我的孩子读小学二年级时,学校检查视力说他有近视,我带他到眼镜店验光,0.6那一行指错了几个,验光员给他加了镜片后可以看清1.0,他们说要配-1.50度的眼镜,我和他爸爸都没有近视,不想让他过早戴眼镜,就带他到医院看眼科,因为是暑期,看近视眼的孩子多得很,还是买的“黄牛号”看专家,包括检查一共花了200多元,医生什么也没说什么,开了两瓶眼药水,要孩子点完药一周后再去复查,按医生的交待用了两天眼药水,孩子眼睛看东西更模糊了,作业也不能做,而且怕光,就没有继续点药,也没有去看医生,后来就开学了,这是前年的事。去年学校检查说他不仅有近视还有散光,在家里我们发现孩子总是眯着眼睛看东西,看电视时坐得蛮近,学习成绩上不去,孩子说老师写在黑板上的小字他根本看不清,有时借同学的眼镜戴,我们还是不想让他戴眼镜,一天偶然从某小报上看到一个醒目的广告,说xxx治疗仪包治各种近视,治疗后保证可把视力恢复到1.0,无效退款,广告词句句都说到我心坎里,找到他们的专卖店后,查了一下视力,只有0.4了,营业员说我孩子非常适合用这种治疗仪,花了近 1000元,买回后按他们交待的办法每天做两次,用了几个月效果不十分视力明显,再到那个专卖店,专卖店里只有一个视力表,又查了视力,他们说视力增加了一行,要我继续治疗,过了几个月再去,专卖店已经拆迁了,孩子也做烦了,治疗仪也就丢到杂物间了,实在没有办法,我只有带他到眼镜店去配眼镜,问题又来了,跑了三家眼镜店,三家眼镜店开的配镜处方都不同,度数相差还蛮大,有的加了散光,有的没有加散光,没有办法,等星期六孩子休息再引到医院去,医生说青少年的近视高中毕业前只会逐年加深,没有什么好办法,先配一副眼镜,等成年后做一个手术就解决了。孩子今年读小学四年级,才9岁,是不是只有“戴眼镜、等开刀”一条路走10年?下一步该怎么办?我非常困惑。

家长如何应对孩子近视眼,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孩子近视了,采取什么措施,往往是家长说了算,而家长本身对青少年近视眼知识的认知程度是有限的,近视眼的病因、发生机制很复杂,学说众多,尚无定论,科学家都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的事,家长怎么会搞得清楚呢?加上某些卖眼保健产品的商家夸大宣传、和承诺,更弄得家长们一头雾水,无所适从,甚至被误导,这位家长所走的弯路和困惑很有代表性,从中也折射出我国在青少年视力健康卫生服务方面的社会需求非常迫切。

首先我们讨论一下,青少年近视是不是病?谁来管学生的视力健康?现代国际视力健康的新理念指出:所谓视力健康的标准,是指在不患眼疾和没有视疲劳等异常症状的前提下,视觉生理与视觉心理正常以及视觉社会适应良好。按照这个标准,专家们把人类的视力状态分为健康、亚健康、不健康三种人群。没有眼病,远、近视力都在正常范围,视觉功能能够良好的适应学习、工作和生活,用眼舒适无视疲劳者是“视力健康”人群。如果患有眼病、病理性近视眼、重度弱视、低视力、盲人等,远、近视力下降(矫正不良)或视力丧失,不能适应学习、工作和生活,或者根本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学习、工作和生活,属于“视力不健康”人群。社会上还有一个非常大的群体,他们的眼睛确实存在一些光学问题,眼球组织结构没有病理改变,视觉社会适应不十分良好,对学习、工作、生活有些影响,但借助光学矫正或通过视力康复,可以回归到视力健康人群,若放弃这部分人视力健康促进和视力保护,听之任之,他们也可能进入到视力不健康人群。我们把这部分介于健康和不健康之间的人群称为“视力亚健康”人群。青少年近视属于哪一种人群呢?青少年近视有三种情况:

一是“近视现象”,即表现远视力下降,没扩瞳屈光检查时有近视,经过扩瞳后屈光检查(检影)不是近视,国外教课书上称其为调节性近视或近视早期,我国习惯于称其为“假性近视”,中华医学会眼科分会1985年对假性近视制定了诊断标准,沿用至今。

二是“近视眼”,调节性近视的发展引起眼轴变长,此时,远视力下降,没扩瞳屈光检查时有近视,经过扩瞳后屈光检查(检影)仍是近视(真性),或近视度稍有下降(混合性),近视度数在6.00 D以下,眼部没有病理性改变,我们称其为“近视眼”。

三是“近视眼病”,又称为病理性近视眼,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性疾病,其特点是多有家族史、发病年龄小,与后天视觉环境关系不大,成年后还会发展,度数高(6.00 D以上)、矫正视力不好、眼后节有病理改变,并发症发生率高。

好在中小学生近视中病理性近视眼仅占2.2 % ,而绝大部分(97.8 %)为可防可治的单纯性近视眼,即属于“视力亚健康”近视现象和近视眼,他们的眼球并不是因为细菌、病毒感染,也没有发生器质性改变,不是打针、吃药、开刀能解决的,只是屈光的发育受环境、行为影响产生了光学缺陷,通过康复和环境、行为的干预,有的能恢复正常视力,有的能降低近视的度数,或减缓其发展速度,必要时还可以通过配戴眼镜矫正其光学缺陷。然而,学生视觉环境、行为的干预,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一般医院眼科看病都忙不过来,那有精力来管这些事,学生近视眼光学矫治原则也不同于成年人,检测、诊断、分类专业性很强、设备仪器要求很多,,一般眼镜店难以胜任,如15岁以下的青少年配镜要求扩瞳检影,眼镜店就很难完成,青少年视力健康问题在发达国家,都是由眼视光专业服务机构解决,而且解决得很好,孩子们3岁左右就建立了视力健康档案,定期复查,并不是有了问题再去检查。眼视光学是医学和光学交叉学科,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我国眼视光专业发展比较滞后,眼视光学高等教育刚起步,眼视光专业服务机构很少,处于视力亚健康的青少年,还得不到规范的视力健康卫生服务,孩子近视了,到底引到哪里?家长的确处于无所适从的困惑状态。

青少年近视问题后果是十分严重的,但因为不是突发事件,它的严重后果不是一夜之间完全显现,至今仍未引起应有的关注和重视,我国近视防治形势从来没有现在这么严峻,难道还要照老路走下去吗?如果不走老路,那么新路又在何方?我国青少年近视防治工作到底存在什么问题?为什么越防越多呢?当前,虽难教育、卫生、体育等部门都在抓防近工作,但没有形成合力,必须要从认识上予以澄清,防治工作模式上加以创新:近视的防治是一个包括身体素质整体提升、加强体育锻炼、改善生活方式、减轻学业负担、纠正不良用眼习惯的系统工程,要立足于预防,大面积、全方位、综合措施,组织实施群体干预与个体干预,动员社会、学校、家庭紧密配合,教师、家长、学生参与,齐抓共管,谁来统一组织、协调呢?只有政府出面主导!成立专门机构整合社会资源,各部门积极参与,近视眼的防治工作才能落在实处。武汉市政府对青少年视力健康非常关心,采取“政府主导、企业运作、部门配合、专家指导”的工作模式,是以公益为主的促进视力健康的新型卫生服务机构,在十多名眼科、眼视光、流行病、营养、心理、儿少卫生及卫生管理等多学科知名专家教授组成的市防治工作专家委员会指导下,负责全市青少年视力低下的防治工作,两年来成绩斐然,国家教育部最近在武汉召开了全国学生近视防治工作研讨会,教育部领导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们视察了“武汉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治中心”的两个基地,对中心的工作予以充分的肯定,并表示要把学生近视防治的“武汉模式”推广到全国去。

学生近视防治误区

误区之一:“近视眼是治不好的”

迄今为止,近视眼的治疗确实还是医学上的一道难题,但有没有办法可以降低新发生率?推迟发病年龄呢?有没有办法使近视眼的发展慢一些呢?有没有办法让学生安全渡过易发期呢?对于单纯性近视眼来说,回答是肯定的,近视眼可防可治!因为单纯性近视眼主要是环境因素引起的,现代医学研究表明:青少年近视的发生、发展有一定的规律性,如果我们能够在三岁时就建立视力健康档案,从两个方面预测、预警:一是屈光检测值与正常屈光阈值的对照,包括三项主观客观共六项检查,对结果进行分析对照。二是眼屈光系统五大要素的生物学检测,通过以上两个方面的检查、检测,及高危指标分析,能对青少年学生近视发出三级预警,眼视光专业工作者可以针对不同的个体,有的放矢的提出眼保健意见和采取积极的干预措施,能够达到“治假、防真、控加深“的目的,可以提高学生近视眼的预防和防治工作的水平,能有效的降低青少年近视眼的新发生率。

防治近视不能寄希望于一技、一方、一法、一药、一器,要立足于预防,通过健康教育,采取大面积、全方位的综合措施,组织实施群体干预与个体干预,动员社会、学校、家庭紧密配合,教师、家长、学生参与,齐抓共管,视觉环境、行为的改善就可以把近视眼发生率降下来。如果当你的眼睛看远时视力开始下降,有近视的表现时,必须要作一次规范的视光学检测,不能只看视力下降的表面现象,而要把视力下降的原因找出来,远视力下降不一定就是近视眼,远视力0.60.9的青少年,往往是调节痉挛所造成的假象,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假性近视眼,在有近视表现的青少年中,这种假性近视眼占10%,如果这个时候能够采取科学的康复,视力完全可以恢复正常,即使是视力下降比较历害,如只有0.3-0.6的视力,这样的青少年的近视眼中混合性的也占50%左右,在他的近视眼的度数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假性成分,如果经过科学的检测和康复就能够把这一部分假性的成分消除掉,他的视力可提高12行,近视度数可降1.00 D左右,如果我们能抓住学生中这60 % 的防治空间,那么学生近视眼的新发生就会少一些了,发展就慢一些了,近视眼的发生率就会降下来。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近视眼是治不好的”的这种想法是一种误区,只要大家都能走出这个误区,近视眼的防治就会卓有成效。

近视眼的预防必须要抓早、抓小,现代眼视光学指出,调节性近视本身就是青少年近视眼的早期,症状表现为远视力下降,在检查视力时,其远视力表现为不稳定状态,通过扩瞳检影,其症状大多数为低度近视、低度远视,甚至是正视状态,遇到这种情况,家长往往会先松一口气。由于对孩子近视眼的早期康复认识不足,这种早期阶段往往“悄然而过”,时间一长,近视眼就会发生和发展。所以发现孩子视力不良时,在及时纠正青少年不良的用眼习惯的同时,抓紧早期的康复至关重要。“学校性近视眼”的发生和发展有一定的规律,近视眼早期若没有引起家长的重视,呈积累性加深,学习一紧张,就忽略了对早期近视的康复,往往等到视力很差再重视时,近视度数已经很深了。

误区之二:“眼睛近视不要紧,等孩子长大做激光手术”

“激光手术”治疗近视眼,这种立竿见影的治疗方法,其实并非真的就能“一刀了之”。就其安全性和术后远期效果来说,仍需要进一步改进。青少年早期近视眼是可以通过科学方法得到治疗的,由于“等孩子长大一刀了之”这种错误的认识,未能得到及时治疗的低度近视,就会逐渐发展成高度近视,会产生很多并发症,即使做激光手术也将增加风险和难度,做角膜激光手术也无法达到预期效果。例如,若患上病理性近视眼,角膜激光手术解决的只是眼睛光学问题,而不能解决近视眼的后节病变问题。所以,近视眼在发生病理性改变前,就应重视防治,而不能拖着“等以后再说”,一味期待“一刀了之”的“奇迹”发生。

误区之三:“配副眼镜,只要看得清就行了”

当孩子近视了,要配眼镜时,少数家长认为,只要价格便宜,戴上之后看得清楚就行。其实,最关键还是要看配的眼镜适不适合孩子佩戴。青少年的配镜与成年人有三点不同:一是目的不同,成人近视屈光状态相对稳定,配镜目的是光学矫正。青少年近视屈光状态不稳定,上午或下午、不同地方查的视力会有波动,由于假性、混和性近视眼有很大的治疗空间,配镜目的是光学矫治,即配眼镜除了达到看远清楚的目的外,还应该包括用光学的方法进行干预,降低近视度或防止近视进展的治疗目的,不同类型的青少年近视有不同的配镜原则,早期近视也不一定是配凹透镜,因人而异的功能性眼镜的处方定制非常重要,孩子配一副适合自己的矫治镜,可以使近视眼度数进展停下来或慢一些,甚至可以摆脱近视。二是验光的方法不同,成年人调节状态比较稳定,不需要扩瞳,用主觉插片的验光方法就可以了,而青少年的眼睛调节很丰富,主觉的验光会有很多假象,他们对凹透镜有很大的耐受范围,如一个八岁的孩子远视力0.4,扩瞳前主觉插片验光时,从2.75D4.25 D的七副镜片他都能耐受,都能看清1.0,扩瞳后检影真实的度数只有1.5 D,所以我们强调15岁以下的青少年配镜最好要扩瞳,不能扩瞳者必须要用其他方法消除调节假象,必要时还应该做相关的视功能检测,才能为孩子们配一副健康的眼镜。第三点不同是戴镜的安全性,孩子们好动,喜欢打打闹闹,镜片应该选择耐冲击、抗破碎的树脂片或太空(PC)片。还有一点家长也要注意,配一副眼镜不是一劳永逸,孩子们配镜后每三个月应复查一次,除观察屈光度和矫正视力的变化外,请专业人员对眼镜进行检查和调整,因为戴镜架变形、镜片磨损的眼镜会影响视力健康,使近视眼发展得更快。

防治青少年近视,家长有那些责任?

近视眼的形成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累积过程。初期往往不知不觉,直到孩子上课时实在是看不清楚黑板上的字,才告诉家长。等家长们再带去检查时,其视力下降往往已比较严重,大都错过了预防近视眼的最佳康复时机,防治青少年近视,家长责任很大,必须注意以下几点:

1)一分预防胜过十分治疗。要多给孩子讲些道理,注意启发孩子的自我视力保健意识,从小养成孩子的良好习惯,如多领孩子到室外运动,教育孩子不挑食偏食,看电视、电脑要有节制等等,孩子开始学写字了,就要教会他正确的握笔,及时纠正他的错误读书、写字姿势,孩子们大都自控、约束能力差,家长的正确督导、干预要有耐心,做到这一点,对预防孩子近视眼的发生显得非常重要,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2)为孩子建立《视保档案》,定期带孩子作视力保健检查,在儿童的眼屈光发育过程中,三岁是一个关键,这时孩子多能配合检查,所以说,从三岁就应给孩子建立一份《视保档案》,做一次规范的视力健康检查,以后每隔三个月进行一次视力保健复查,多引孩子到专业机构接受视力健康教育。

3)家长平时要多观察孩子的视觉行为,看他是不是喜欢凑近看电视?是否扒在桌子上写字?看东西时是不是咪眼睛、皱眉头?一旦发现这些现象,就应及时带孩子到眼视光专业机构检查,若孩子远视力已经开始下降了,一定要做一次扩瞳检影,分清近视的“真、假”,假性近视往往“悄然而过”,不要错过了假性近视的康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