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贫困地区学生营养摄入严重不足

2011-04-26 08:42:31

\

3月31日,贵州罗甸县班仁乡小学,学生正在煮饭。CFP供图

“我很想买好多方便面,我饿;但是我会把这钱给妈妈。”一次偶然的机会,记者结识了韩山(化名),西部某省一小学生。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得知,身材本就瘦小的他经常还没下课,肚子便咕咕地叫个不停,于是记者给了他200元。在被问到如何花这些钱时,小韩山说了上面的话。

  据一项最新“中国农村贫困学生营养状况”调查表明,与全国农村学生体质平均标准相比,在云南、贵州和广西等西部贫困地区,13岁男、女学生的体重分别比平均水平低10公斤和7公斤。而男、女寄宿生的身高也分别比平均水平低11厘米和9厘米。与此同时,营养摄入严重不足,生长迟缓率近12%,72%被调查的寄宿生上课期间有饥饿感。

  孩子们的“两个作业”

  据媒体报道,“黄豆蒸饭”是广西都安县隆福乡小学的主打饭菜。这里的孩子从小学到初中,“黄豆蒸饭”是天天、顿顿不变的饭菜。这所普通的山区寄宿制学校由于没有可以集体就餐的食堂,学校每一个小角落都成为孩子们的“餐桌”,包括校园墙根儿下和花池四周。孩子们日复一日需要完成“两个作业”:第一个作业是老师留的作业,第二个作业是完成自己的“伙食作业”——准备自己第二天的餐饭。

  贵州省南部山区的罗甸县班仁乡是一个典型的边远贫困乡,这里的小学生开学时除了背书包之外,还要带上包括炉灶和锅碗瓢盆在内的生活用具。孩子们在学校要自己生火做饭(见图),每天如此,甚至包括一年级学生。学生们的这种“露天厨房”已经坚持了十几年,伙食基本以小学生从家自带的青菜为主,甚至咸菜拌米饭。

  学生缺营养,政策缺什么?

  “一补”经费是国家提供给贫困寄宿学生的专项经费,2010年底补助标准已经从每年每人500元提高到750元,但从央视记者调查来看,这个补助的标准仍然很难保证在校学生的营养。

  补助数额要及时调整,补助范围同样要适时扩大。在贵州,学校大规模撤并导致寄宿生骤增,财政“一补”经费资金缺口问题特别突出。2010年,中央和地方财政对“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费补助”的支出总额已超过了100亿元,但这些钱看来还是不够。

  经济在发展,时代在变化,政策尚存在不能主动适应新情况和新实际的问题。如在西部某些省区,集体供餐只提供给寄宿制学生,走读学生要自带饭食,而且一带就是九年。再如,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地区差异更趋明显。随着通货膨胀和物价上涨因素推动,“一补”政策在事实上已打了一个大折扣,需要及时修改跟进。

  政策正确了,学生营养“一补”政策最欠缺的就是执行彻底性。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表示:“当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钱发下去。这样的情况,其实设计中是有问题的。一是给了学生家长,他有很多需要;二是跟思想认识有关,地方政府往往更愿意把钱用到建设中去。”

  补助政策执行不力还源于“一补”经费的使用和监管尚无全国统一标准。据报道,仅在西部某县一县内就存在学校自办食堂、学校对外承包等多种模式,资金的使用也因校而异。“现有国家‘一补资金’能不能充分发挥效应,往往被忽视。这个钱到了学校,学校再拨给食堂的承包者,那么补助金额就很有可能没有真正用到学生头上,被打了折扣。”西部某县长说。

  政策立意要高,执行要细

  “‘小餐桌’的问题,事关孩子们的健康成长,也事关我们国家和民族的长远未来,因此必须予以高度重视。”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说。

  续梅近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中央和各地的共同努力下,农村中小学生营养健康状况正在逐步得到改善,但仍面临严峻形势,期待全社会形成合力共同推进这项工作。目前教育部、财政部以及相关部门已对中小学生营养问题进行了深入调研,正在起草相关文件,以指导和推动各地特别是西部农村地区进一步加强学生营养工作。

  个人的爱心,社会的捐助只能解决小部分西部中小学生的一时的营养问题,只有国家政策的阳光才能照遍祖国每一个仍然存在学生营养问题的角落。中央电视台评论员杨禹认为:“这是中国现实国情中的一个侧面,需要新闻工作者的关注。解决‘小餐桌’问题,需要大思路,大战略,要向‘农村、边远、贫困、民族’四个方面倾斜。”

  世易时移,政策制定要能跟上实际的变化发展,及时完善政策执行细则,不折不扣地落实,同时督促各地方政府依据省情制定相应的监管标准和资金落实的有效途径。“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补助政策也要及时跟进,更加必要的是设法扩大补助和学校供餐的受益范围,而不仅仅局限于寄宿制学生。”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向中央有关部门提交的“农村学校寄宿生生活补助政策落实情况”报告中提出的政策建议中说。(本报通讯员 魏晓明 本报记者 姚晓丹)

 
 

在线客服